有人扛起了台湾,有人却未尽本分

台湾棒球国家代表队在世界12强战铩羽而归,未能跻身8强之列,国人惋惜之余仍不忍苛责教练球员,而对打出五场好球的台湾英雄表达感谢。台湾棒球国手面对国际赛,从教练到选手,总有一夫当关捨我其谁的豪气,而郭泰源总教练也不例外,在惜败波多黎各之后,发出了「输球,我扛」的宣告,为这支堪称史上打击最佳的台湾队更添悲剧英雄气氛。

在大赛后引起最多讨论的,无疑是最后决战突破僵局制的短打策略。我愿意承认,在观赏比赛直播的当下看到这个战术的时候也是气愤难平,毕竟作为先攻球队,要尽量地多得分才是制胜之道,郭总赛后表示想要「先得分再说」所以使用触击护送跑者上二三垒,这个剧本如果写的保守一点,至少有高度机会靠高飞牺牲打攻下领先分。不过郭总可能没想到的是,同样的剧本,后攻的波多黎各也很有可能依样画葫芦地取得追平分,如此反而造成后援投手无比的压力;此外由郭严文率先触击护送,一垒虚位以待,反而很有可能让全打线威胁最高的林智胜无球可打。

再多的讨论与惋惜都唤不回落败的事实,但对于台湾队来说,这一次大赛可以学到的宝贵经验应该是「更多信任自己的攻击能力」。多少年来我们总是寄望着蔡仲南、潘威伦、张誌家、王建民一夫当关遏止对手得分,然后靠陈金锋惊天一棒力克对手?老实说,我们坚守「投手佔比赛胜负70%」的思维,却无形之中把守关御土的责任都交给了这些先发投手们,甚至这一回大赛,这样的压力也放到了郭俊麟、陈禹勋与陈鸿文肩上。

有人扛起了台湾,有人却未尽本分 郭俊麟一如他的前辈们,用自身力量担下了胜负重担。
(图片来源:中华棒协)

因着旅外归国球员的加入,以及中华职棒本土打者的进步,这次的台湾队,打击实力即使不是史上最优,也绝对足以用强攻击沉对手,大会的全垒打数、残垒数、打击率等数字统计可以为证,未来几年,或许我们可以不用保守地一分一分蚕食,而能勇敢地大鸣大放,继而把无形的胜负重担,从国家队投手们身上挪去。

有人扛起了台湾,有人却未尽本分 台湾队在此次12强赛团队打击成绩不俗。

老将高志纲也说这支是历年来攻击火力最强的国家队,「不能说以前不好,以前有不一样的打法,现在比较符合美式潮流,起码我们在落后的时候可以看到比较多的希望」。

台湾棒球是往上升的进行式,只是棒球观念可能仍有些停滞。

但无论如何,郭泰源的决定都是为了赢球,毫无保留。以他为首的教练团在极短时间之内组队,而且仓促之中,他们还是尽力完成了对球员状态的调整。他绝对有资格喊话要扛责任,也绝对有资格承受球员们对他的推崇。

不论是郭泰源、教练团,或是选手们,他们都尽了全力,做好他们的本分,只是结果未能尽如人意。

彭政闵语带疼惜地说「我想这个责任不应该由这次中华队教练团或球员来扛,而是所有台湾的棒球人来承担」,不过遗憾地,有些人还是没有尽力。

中华民国棒球协会,还有教育部体育署。

中华棒协的恶劣事蹟,只要是稍微关心过国际赛的球迷都略知一二,过往国家队出赛都由棒协负责,使得国家英雄们要承受恶劣的训练环境与团队服务,只是因为想要帮自己国家争取荣誉。中华职棒前会长黄镇台致力提升球员权益,坚持提供中职国手出场费与球员保险,不惜槓上中华棒协,但也让2013经典赛的台湾队选手,获得了较为像样的国手待遇。

如今会长换上了吴志扬,媒体间较少出现激烈的言词交锋,无形之间对抗颟顸棒协的力量就少了一股。这回世界12强,棒协马上就想省下出场费跟球员保险,球员工会积极争取,却换来林宗成一句「年轻人对国家荣誉不觉得重要,『为国争光』四个字成了牌匾,只是让人观瞻。」,这种说法与既得利益者自恃资深而对年轻人的谬论如出一辙。

结果体育署更是妙哉,要球员工会别动不动拿拒绝参赛要胁,这样外界观感不好。